我看著他好一會,又看著在他身旁的小女生,最後還是問出心裡的疑惑,「你、你是方文傑?」

  「對。」

  我聽到他的回答,還是不相信,「不對啊!方文傑又沒有妹妹!啊!還是你這個變態是個戀童癖!」

  「為什麼那麼肯定我沒有妹妹?去年我媽她生下了一個妹妹。」方文傑搔了搔頭,一臉無奈。

  「你真的是方文傑?」最後我還是再一次的問,看他不耐煩的點了點頭加嘆氣外,我終於相信了這個事實。

 

  見到他了呢。

  睽違三年終於見到了他,好想、好想他啊……

 

  「你、你怎麼哭了起來了呢?」方文傑著急的說道,這個時候我才回過神來,伸手碰觸自己的臉頰,才感受到淚水,我才發覺自己哭了。

  我伸出了雙手朝方文傑的身上撲了過去,我的淚水也因此沾濕了他這件白襯衫。

  三年後的方文傑,身高比我高出了一顆頭,也有壯碩的胸膛,我聽見他在我頭頂上輕輕嘆了一口氣,下巴抵著我的頭,「我不是說過一定會回來的嘛……

  我離開了他的胸膛,看見他的白襯衫濕了一大片,不禁慌了又想繼續哭下去了,「怎麼辦?對不起把你衣服弄髒了啊……阿姨會生氣的……

  「因為我們今天才抵達台灣所以現在我媽累得要死,目前都在房間休息著,你就放心吧。」方文傑輕笑,又說,「白潔妮,你以前的那種性格好像都不見了呢。」

  「廢話!時間會使人改變啊!」我噘著嘴說道,彎下腰來看向那個小女生。

  小女生有些怕生的往方文傑那邊又靠了幾步,我說,「小妹妹我是白潔妮,姐姐我要怎麼叫你?」

  「小臻……爸比、媽咪還有哥哥都叫我小臻。」語落,小臻朝我露出了一抹微笑來,真是超級可愛的!

  正當我在陶醉那個笑容時,小臻又說,「小臻也想要玩溜滑梯。」

  「好,哥哥帶你去玩。」方文傑伸手抱起了小臻到溜滑梯上面,小臻興奮得從高處溜了下來,這樣的動作來回了好幾次,小臻看起來對這樂此不疲呢!

 

  最後小臻玩累了,就這樣直接倒在方文傑的懷中,睡得很安穩。

  我們坐在長椅上,方文傑向我遞了一封信,那是時光膠囊裡面的信。

  「這三年過得好嗎?」方文傑看向了我,問道。

  「不好不壞。」我抿起嘴唇,看向了他,「你呢?到陌生的環境要適應也很難對吧?」

  「是啊,不過生活大概一個月之後就習慣了,雖然溝通上面蠻有障礙的。」方文傑輕笑了幾聲,開始動手拆開信封。

  我也跟他一起動作,拿出了信紙,我遲遲的不敢翻閱來看,內心沒由來的緊張感,讓我有些無措。

  「不敢看?」

  我點了點頭,「我緊張啦。」我揪緊了信紙,「你先開吧!現在我可以知道你寫什麼了吧?」

  「嗯,你等一下也要念你寫的話給我聽喔!」

  「如果我寫你的壞話該怎麼辦?」

  方文傑瞪大了雙眼,「如果你寫了壞話就這樣浪費了三年時光欸!就算你當時候那麼笨,我想你也不會這樣子。」

  「真失禮欸你。」我無奈。

 

  方文傑看著手上的信紙,孩童時候的字跡讓他莞爾一笑。

  「我是方文傑,今天雖然烏雲一片,但是從烏雲中探出了陽光的天空非常美麗漂亮,不知道三年後的今天,天空是否也一樣的美麗動人呢?」方文傑看了我一眼,我對他點了一下頭,他又繼續說,「明天要離開台灣了,我最捨不得不是這裡的一切,而是一個人,就是白潔妮,我不想要與她分開。但是媽媽說,我們一定會回來的,所以我才放心,常常受到她的保護的我,我希望我回來的時候,我可以變得很強壯,很有男子氣概,因為我想要換我保護她,就只因為我喜歡她。」

  語落,方文傑臉完全紅了起來,我也一樣,這算是告白嗎?

  「咳,你的呢!我都已經念了,你快念吧!」方文傑拿著信紙遮住他的臉說道。

  「喔喔,我先說我寫得很簡短喔。」看見信上的那些字,我頓時感覺到有些無語。

  「多簡短?」方文傑問。

  「七個字。」

  「再怎麼簡短,也是當時候要未來的現在念出來的啊,所以你還是念吧。」

  我點了頭,「我喜歡方文傑。」小聲的說。

  方文傑一臉遲疑的盯著我,輕挑眉表示他現在有點不耐煩,「說大聲一點。」

  見我悶聲不說話,方文傑又嘆氣了一聲。

  我看他現在的一舉一動真的覺得長大後的他,變得有些沒性子,應該說自我主義很強勢吧,看樣子在美國那邊應該沒有被欺負到吧,如果被欺負了肯定會很快跑回來台灣才是。

  「算了,我自己拿來看!」方文傑賭氣的說,然後伸出手來作勢想要搶我手上的信紙。

  我一慌,手一舉高,一陣風颳了起來就這樣的把我的信紙給吹到了地上。等我回過神來,方文傑早已眼明手快的拿到了那張信紙。

  我不敢置信的張大嘴巴看著他盯著我的信紙看——好想要躲起來!

 

  「現在也是嗎?」方文傑握著我的信紙,認真的看向了我問道。

  被問得有點突然,也不知道他是在問什麼,我說,「什、什麼?」

  「喜歡我。」方文傑把視線轉移,「現在還喜歡我嗎?」

  我也撇過了頭,「你呢?現在也是嗎?」我刻意的反問,就是想要來看看方文傑會有什麼反應。

  但我卻怎麼也沒有想到以前總是扭扭捏捏的他,現在卻大方的回應了我——「嗯,還是啊。」他說得有些雲淡風輕,而我聽得有些不可置信。

  「我當時候就想清楚了,到時候回來一定要好好的跟你告白,而且也要讓你看到我的轉變。」方文傑又說,語氣有多麼的男子氣概,讓我聽了臉也不爭氣的紅了起來。

  對於現在的方文傑我有些不適應,我的心思一直停留在小時候,那個我保護他的那個時光中。我從來沒有想過方文傑會這樣說,他說他會保護我,雖然我心裡很開心,但卻覺得有些不切實際。

  過去的那三年,我與方文傑空白了三年的時光,就連我都不知道他已經有了一個妹妹。

  現在的方文傑,雖然相處氣氛跟小時候一樣很融洽,但是我就是有點不適應現在的他。我思考著自己現在是否依舊喜歡著他,最後得出的答案是——是的,我還是喜歡他。

  但是現在的他讓我感到好陌生啊。

 

 

  「你怎麼不說話了?」方文傑伸出了雙手捧住了我的臉,逼得我要與他對視。

 

  「大哥哥!小心!」一群小孩的聲音喊了起來,我們一轉頭,就看向一顆球朝方文傑的臉飛了過去。

  嗯,硬生生的打了方文傑的臉。

  看到這樣子的畫面,我是震驚、錯過,但是老實說大笑是非常多的!

  在方文傑懷中的小臻也因為這樣子的舉動、吵鬧聲醒了過來,看見自家哥哥臉紅了一大塊,「哥哥你怎麼了?」她問。

  「小臻乖,哥哥有事情要先辦。」方文傑把小臻抱到了我的腿上,拿起了掉落在地上的躲避球,朝著那幾個小孩說道,「我們來玩場躲避球吧?」

  看著方文傑與那些小孩子玩球,讓我想起了小時候我們也一樣這樣開心的玩著,腦海中方文傑小時候稚氣的模樣突然浮現在眼前與現在的他重合,他沒有變,他依舊是還是一樣。

 

  「姐姐喜歡哥哥嗎?」看著我的笑容,小臻對著我問。

  我思考了一會,篤定的說,「嗯,最喜歡了!小臻你呢?」

  「小臻也最喜歡了!」語落,小臻伸出了雙手擁抱著我,而我也懷擁著,微笑著。

 

  等著方文傑與那些小孩子玩完之後,我跟他一人牽著小臻的一隻手準備走回家,太陽西下,導致我們的影子被拉得很長、很長。想起了自己好像還沒有給方文傑答覆,我開口,「欸,你還記得嗎?小時候爸爸媽媽說的娃娃親約定。」

  「嗯,當然啊,還記得那時候得知到這件事情多麼晴天霹靂,最後我們每次玩扮家家酒的劇本都是這個。」方文傑輕笑的說,「為什麼突然提起這件事情?」

  我抿了抿唇,勾起了嘴角,「你不是問我現在喜不喜歡你嗎?你好好思考吧,我的答案就在裡頭。」

 

 

***

 

 

  方文傑的唇角輕輕上揚,勾起了一抹笑來,想起了小時候媽媽教他們玩起扮家家酒最後的那一句台詞——

 

  『我願與你白頭偕老。』

 

 

〈冤家的約定〉完。

 

---

 

前往雪夢POPO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雪夢。 的頭像
雪夢。

漫遊字海—

雪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