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寫著信紙的時候,我都沒有出聲,只是靜靜的聽著方文傑說話——

  「其實我也會難過不捨的,為此我還跟我爸媽鬧了好久。」

  「但是他們告訴了我,我們又不是不會回來的,只是時間還不確定罷了,而且也不是要去美國那邊長居,所以也就因此說服了我。」

  「我剛剛站在溜滑梯上面,我抬頭看著天空,我覺得儘管我們處在不一樣的環境,但是所望的天空是一樣的吧,所以說我們其實也不是離的很遠啊!而且現在科技發達什麼的,一通電話也就可以聽見對方的聲音,這樣我還在怕什麼?」

  「欸,潔妮你怎麼都沒有回話啊?我一個人一直說話、一直說話這樣只有我一個在說很奇怪欸!」

  因為從頭到尾我就一直盯著方文傑的背影,當他轉頭過來,我就這樣順勢的對視,我們兩個人對視了許久,最後則是很有默契的撇頭轉移視線。

  「你倒是說點話啊……」方文傑又再一次的說道,而這語氣帶點了不悅,但是他的耳根子卻異常的紅了起來。

  「我不知道我該說些什麼......」聽著剛剛方文傑說的話,讓我覺得有些開心,這種心情在心中蔓延擴散了開來,是種溫暖且甜蜜的感受。因為原來不只我覺得會不捨難過。我把手中的紙對摺了起來,又說,「我寫好了,你呢?」

  「我也好了,你的給我吧!我來埋起來,就埋在這棵榕樹下好了。」

  「你可不要偷看喔!」我輕笑了幾聲說道。

  「我才不像你那麼幼稚。」

  方文傑開始用鏟子挖了好久好久,才把小鐵盒給埋在土裡。

  我的內心有些五味雜陳,想著剛剛在紙上所寫的那些話語,未來的我,是否也是依舊那樣想著的呢?

  我不知道未來的結果,但我卻十分的肯定自己。

  「三年後。」方文傑站直了身體,背對著我說道。

  「嗯?」

  「三年後,不管怎麼樣,我一定會回來的,就約在三年後的這一天,我們一起來開這個膠囊吧。」他收拾了放在地上的鏟子,然後對我伸出了手指頭,「來約定吧。」

  「我看你才幼稚吧,居然還需要勾勾手指頭做約定?」我笑了幾聲,老實的伸出手來勾住了他的小拇指。

 

  「勾勾手指頭,大拇指蓋印章,反悔的人就是豬。」我們兩人有默契的念著這咒噢,最後相視為笑。

 

***

 

  沒想到眨眼間,三年就這樣過去了呢。

  沒有方文傑的這三年,雖然孤單寂寞,覺得有些空虛,但是身邊還是有一群人在我身旁陪伴著我,也不至於不快樂。

  方文傑離開之後,我有一個習慣,寂寞的時候,我就會抬頭看著天空,思考著方文傑的臉孔。

  因為我記得,他是這麼說的——『我抬頭看著天空,我覺得儘管我們處在不一樣的環境,但是所望的天空是一樣的吧,所以說我們其實也不是離的很遠啊!』

 

  我離開了房間,走去了那個我跟方文傑約定好的地方。來到了記憶中的那棵榕樹下,不見人影,這個地方也就只有我一個人在而已。

  最後我走去了那個溜滑梯,爬上溜滑梯不吃力,想起以前吃力的爬上去就只為了溜下去的那一刻快感,小時候的我們就是如此的天真,就是如此的單純。

 

  三年後的現在,我的頭髮長長了許多,也變高了,臉上也沒有屬於小孩子的稚氣,而我也不像小時候那樣的充滿男生的個性。

  不知道方文傑變成什麼模樣了。

  在美國是否受人欺負了?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有語言上的溝通問題,他是否有很努力的去克服呢?

  我想過很多很多類似這些的問題……但是因為我相信他,所以我相信他一定可以克服難關的。

 

  我看著一個男生牽著一個小女生的小手,走進了這個地方,最後走到了剛剛我去的榕樹下,我眼睜睜看著他們拿著鏟子在那邊挖,最後看他們從土裡拿出了一個小鐵盒。

  我輕笑了幾聲,原來在那棵榕樹下有很多人埋很多東西在下面啊。

  但是,最後我發現我這個想法是錯的!

  我看到那一個男生從小鐵盒中拿出了兩個信封,我愣住,那個信封我記憶非常的清楚!我趕緊從溜滑梯滑了下來,可惜因為我腿太長根本就滑不下來,而卡在溜滑梯中間,我先聲明,這不是我屁股太大的問題啊!

  眼看那個男生就要拆開了信封,這個時候我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開口大喊,「喂!」我看著那個男生身體抖了一下,最後看向了我,我又喊,「對!就是你!不要亂拿別人的信封好不好?」

  聽到我這麼說,站在男生旁邊的小女生緊張的拉了拉男生的衣襬,男生的大手掌放在她的頭上,像是在安撫她,又在她的耳邊說了幾句話,反正就是我聽不到他們在說什麼,看到他們現在在竊竊私語我就覺得好氣!

  把我當空氣了是吧!等老娘起來跟你拼了!你這個小偷!

  但是我就是怎麼樣也無法從溜滑梯這個軌道脫身,我、我是不是該減肥了?

 

  男生來到了我的身旁,看見了我現在的模樣,我清楚的看著他的唇角漸漸上揚,看他露出一抹笑容來,我臉整個熱了起來,我這不是害羞,而是我居然被他看見我現在這副糗模樣了!

  「需要我救你嗎?」他說。

  我撇過了頭,噘著嘴,「不要。」

  「真的不要嗎?我看你現在真的好像爬不起來——」

  我用雙手遮住了耳朵,大喊,「不要!你給我滾開!信封給我留下來!」

  但是那個男生不理會我的話,把信封放進口袋,然後伸出雙手握住了我的雙手,我看見他的臉孔突然在我面前放大好幾倍,也開始緊張了起來,這個人不僅是小偷,也是變態來著?

  「白、潔、妮。」他說的每一字都特別加重音量,而那三個字我再清楚不過了,是我的名字啊!

  「你、你為什麼知道我的名字!不僅是小偷,原來也是個變態!快點放開我的手啦!還有我剛剛說的話你不要給我當作沒聽見!」我朝他大喊,也開始甩著手,但卻始終掙脫不了。

  最後他鬆開了一隻手,另一隻則還是我著我的手,就這樣把我從溜滑梯上拉了起來,終於脫困的我,本來想要開口說聲謝謝,但是聽到他所說的話我完全懵了。

  「沒想到三年後見到你,你的個性居然變成這樣?」

 

 ---

 

前往雪夢POPO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雪夢。 的頭像
雪夢。

漫遊字海—

雪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