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望著掛在房間上的月曆紙,某一個數字被畫了一個大圈圈。而那一個數字所表示的日期,正是今天。

  我輕輕勾起了嘴角,腦海中開始浮現出以前的回憶——

  印象依稀,那是三年前的時候所做的一個小約定。那個時候的我們,還只是國小六年級的小鬼頭而已。

 

 

***

 

 

  我從溜滑梯上溜了下來,拍了拍沾了沙塵的褲子,轉頭看向正在溜滑梯高處的方文傑。他一臉欲哭的模樣,逗得我哈哈大笑。

  「哈哈哈哈哈,小傑你快點溜下來啦!現在想哭的表情是怎樣?」我伸手擦拭著因為笑得太過於誇張而留下的淚水,看著他說道。

  方文傑扶著在旁邊的桿子,「你很過分欸,白潔妮!」他喊,然後又抓緊握住桿子的力道,又說,「明明知道溜滑梯下面有水灘,你還叫我上來玩!等等我褲子濕了你說怎麼辦?」

  「我都沒濕了,你是在怕什麼?」我吐舌說道,往前走了幾步,「你再不溜下來,我就要先回家了啦!」

  「好啦!你等等我一下!」最後方文傑實在拿我沒轍,才心甘情願的拋開一切糾結從溜滑梯的高處溜了下來。

  嗯,結果就是正如他所說的那樣。

  他的褲子濕了。

 

  一路上他用著既無奈又憤怒的眼神瞪著我,該怎麼說呢,雖然眼神不是很兇惡,但是就是一直盯著我看,搞得我也有點不好意思了。

  方文傑扯了扯他弄髒的褲子,扯一下又嘆了一口氣、扯一下又嘆了一口氣......這樣的動作來回總共做了好幾次,數到最後我都不耐煩懶得繼續數下去了。我抿了抿唇,最後還是敗在自己不好意思的心態上。

  我停下了腳步,而方文傑也停了下來。我說,「對不起。」儘管心裡是多麼的心不甘情不願。

  「喔……」方文傑冷淡的看了我一眼,無視我的道歉,盡自的往前走。

  什麼?就這麼一點反應?

  我有點無語的看著他的背影,看到他屁股那邊濕了一塊,我扯了扯嘴角,還是忍不住的笑了幾聲。

  好吧,大概是因為他知道我沒有多大的誠意在道歉上吧。

 

  方文傑的家就住在我家的隔壁,兩家的人都互相認識,畢竟也是已經相處幾年的好鄰居了。我常聽爸媽說過,我跟方文傑打從在娘胎的時候就做過了娃娃親!

  如果我們兩個人是同性,那麼就當姊妹或著是兄弟。然而如果是異性,就說要把我們兩個推成一對。所以從小到大,我的身旁就一直有方文傑在了。

  方文傑的個性懦弱又膽小,脾氣太好,心腸太好,被欺負了也不敢跟老師告狀;而我正好跟他相反。因此在學校認識我們的人通常都叫我男人婆,而叫方文傑則是小姑娘。

  雖然這些稱號多多也是會影響到我們的心情,但是久而久之,我們也就習慣了,也就無感了。

 

  「我要先進去了喔。」方文傑轉頭看向了我,這時的他已經不再有生氣賭氣的模樣了,只是默默的說。

  我趕緊的走上前,面露難色,「我、我需不需要陪你進去解釋一下?」

  沒想到已經那麼快走到家了,我都還沒有做好心理準備呢!方文傑的媽媽是出了名的愛乾淨的家庭主婦,整條街的婦女們都知道她愛乾淨到什麼地步,所以看到方文傑現在這副模樣,一定會大發雷霆吧!

 

  我吞了口口水,只見方文傑抿了抿唇,說道,「我媽這個時候基本上都出去買菜,所以等她回到家之前,我趕緊把衣服換下來拿去洗就沒事了。」

  我點了頭,裝做輕鬆的模樣拍了一下他的背,「吼!你知道的話,那你剛剛怎麼還不講!害我剛剛多麼擔心啊!」

  「我就是要看你到底有沒有懺悔的心,看樣子倒是還有。」方文傑冷冷的說,可見他現在其實還是很生氣的。

  我尷尬的笑了幾聲,方文傑又說,「好啦,你也趕快回去吧,不然叔叔、阿姨他們會擔心。」

  「嗯,我們明天上學見!」語落,我也就放心的露出了一抹微笑來走進隔壁的房子。

 

  小時候的我和他,每一天都這樣子玩樂度過每一天。

  但是從小到大形影不離的我們,從沒想過會分開的我們,卻還是分開了。

 

  方文傑的爸爸在事業上的成就高過於我的爸爸,雖然兩個人都在同一家公司上班,但是因為方文傑的爸爸職位比較高,也算是在業上小有名氣,因此被公司推派到美國的公司去協助一些業務。

  於是,就在我跟方文傑要升上國中一年級的那一個暑假,方文傑他們一家三口就搬遷到了美國。

  一切的經過的發展有些快,讓人沒辦法反應過來。

 

  那是在方文傑即將離開的前一天下午,那是我們最後一次的玩樂。

  依舊是在那個溜滑梯上,我從溜滑梯溜了下來到達地面,而方文傑始終佇立在高處那。我抬頭看向他,心中卻有了一種難以言喻的感受,明明這樣的距離很近,卻讓我感覺我跟他好遠好遠。

  一陣風吹拂過方文傑的瀏海,因為風,也就讓他的額頭給露了出來,露出了額頭的他,反倒增添了許多成熟的氣息,不禁讓我看得有些入神。

  甚至,還有一點陌生。

 

  「我要下去了喔!」方文傑站在溜滑梯的高處喊道,然而我卻遲遲的沒有回應。

  察覺到我有一點不對勁,他也就趕緊的溜了下來,當我回過神來,他的臉孔瞬間放大了好幾倍在我的眼前,一不小心,一滴淚水就這樣流了下來,不是因為驚嚇,是因為害怕……

  方文傑不知道我為什麼會哭,於是他看到了我的眼淚就有些措手不及,因為我是不常哭的人,所以方文傑很少會看到我在哭。

  「你、你怎麼啦?怎麼突然哭起來呢?」方文傑從他的口袋中拿出了一包面紙,抽出了一張面紙給我。

  「你這一次是非走不可嗎?」我看向他,因為哭而導致我現在的聲音混雜著鼻音,這樣的聲音連我自己都覺得難聽可怕,原本認真嚴肅的問題,就感覺好像是喜劇一樣。

  方文傑遲疑了很久,有很長一會,他才開口,「嗯……」然而回應我的就只是個簡短的回應。

 

  過了幾分鐘,我拿著方文傑給我的面紙擦拭好了一會,心情也平復了起來,只見方文傑跑到了榕樹下,在他的背包拿出了鏟子、幾個信封跟信紙,還有一個小鐵盒、幾枝筆。

  「你這要幹麼?」我走到他的身邊,有些疑惑。

  「我們來做時光膠囊吧。」方文傑的表情很認真,被他這樣盯著看我也有些愣住,只是點了頭。

 

 

---

 

雪夢說:〈冤家的約定〉這一篇還未在任何地方刊載過,所以在這是初次刊載喔!

而接下來從這篇故事開始之後的更新都是全新的在這邊首發!

 

前往雪夢POPO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雪夢。 的頭像
雪夢。

漫遊字海—

雪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