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姐這是在害羞嗎?還真是可愛。」只見學弟悠悠的這麼說著,多麼臉紅心跳的話語都被他說得如此的自然,臉不紅氣不喘的模樣!

  怎麼我們兩個只不過互相坦白說清了一些事情而已,學弟就突然大膽了起來了?

  這學弟,讓我覺得還挺捉摸不透的。

 

 

  「原來學姐廚藝那麼好啊!」

  我不理會他在我旁邊說話,專心的拿著鍋鏟炒著菜。

  「學姐這是要去要去洗澡了嘛!」又一會,他又蹦又跳的跟在我的後面。我手上捧著我的換洗衣物,白了他一眼,我說,「你說的這不是廢話嗎?」

  可能是我的語氣太過於不好吧,當我看到他無辜的低下了頭,我內心馬上感到了愧疚。

  「我、我剛剛好像說的不是很好聽的話,真是對不起!」我趕緊的出聲安撫著他,他馬上展露笑顏,我看見到他的笑容感覺自己愣了一下。

  「學姐你會在意我的想法嗎?」學弟輕笑了幾聲,開口問道,也跟著我一同走進了浴室。

  「當然會在意,畢竟全都因為我你才會變成這樣,我當然需要趕緊想辦法才是。」我理所當然的解釋著,一邊把衣服放在架子裡。

  學弟突然沉默了下來,我靜靜的看著他的臉,只覺得他現在沉默下來好沒元氣,他不該這樣的,我的心中突然有了這種感覺。

  大概是因為這段時間學弟充滿活力的模樣,就此深深的吸引住我吧。

  「那麼如果沒有發生跳樓這一些事情,學姐大概都不會注意到我了吧……」學弟靜靜的說,彷彿有些不服氣,我聽到他這一句話,不知道為什麼心剛剛有一瞬疼了一下。

  正當我想要再開口多解釋什麼的時候,我聽到了開門的聲音,內心突然泛起了漣漪來,心想大概是媽媽回來了!

  我馬上衝出浴室,來到玄關門口,就如我所料,媽媽站在門口那邊拖鞋,一臉疲倦的模樣,臉龐的消瘦更顯得她這些日子以來的操勞。

  「媽,你回來了啊!」我開心的說道,伸出手來想要接過媽媽的包包幫她拿,只不過媽媽卻刻意避開了我的手,不讓我碰到她的東西似的。

  媽媽冷眼的撇過了我一眼,冷哼,「看你現在還能跑步那真是太好了,下次麻煩你,可以不要給我來跳樓這招嗎?都幾歲了?」直接略過了我,走到了客廳繼續說道,「你真的是一個拖油瓶欸,為什麼要跳樓?我對你不好嗎?我供你吃、供你住,讓你能夠自在生活這不是很好嗎?你知道你那天跳樓學校老師是在說我什麼的?」

  媽媽倒了一杯水,輕啜了一口,又說,「我是不知道你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我希望你能夠自己好好處理,畢竟你都那麼大了,不需要我操心了吧?以後不要幼稚搞跳樓,你看你是不是有一個學弟跟你一起跳了,人家現在一直躺在病床上,你現在還活蹦亂跳的,你就應該要感恩了,我現在光是面對那個學弟家人,我都不知道該跟對方說什麼了,你喔,你最好是給我祈禱他能夠平安無事。」

  「對不起......」我低下了頭,不知道該用什麼表情面對媽媽,媽媽的這一些指責,我都必須接受,畢竟我帶給了媽媽麻煩,就算我要死了也死的不是很好……

  媽媽放下了杯子,「哼,早知道那時候我應該跟你弟弟一起生活,或許我現在還過得比較輕鬆自在。」語落,媽媽不再說話了,盡自的走進她的房間,留我一個人默默的待在客廳。

  對於媽媽所說的那一些話,我的心已經感到麻木了,因此也沒有太大的心情起伏,只覺得好累,累的是,不知道該怎麼樣才能討好媽媽。

 

  我走回到了浴室,也不脫掉衣服了,直接站在蓮蓬頭底下,轉開了冷水,就這樣我感受到冷水澆到了我的頭上,蔓延了下來,我的全身感受到了冷水的冰冷,而我也不顫抖,應該說我很享受冷水這種溫度。

  畢竟,我早就是一個毫無溫度的人了。

  「學姐,洗冷水對身體不好哦......」突然學弟的嗓音在我耳邊響起,我愣住趕緊得關緊冷水,突然剛剛沒有感受到的冷意就此的徹底感受到,讓我打了一個噴嚏。

  天啊!我都忘了剛剛學弟正在我旁邊啊!

  我在內心開始不停的尖叫無數次,最後我閉上了嘴巴,有些緊張的看向學弟,「剛剛我媽對我說的話,你都聽到了?」

  其實我也不會在意被別人聽到,大概我擔心的是媽媽的顏面吧,至於我自己,面子早已經不是我所考慮的範圍的。

  但是因為學弟這樣的突然出現,讓我也開始擔心起他會怎麼想我的了。

  一樣,也是嫌我是拖油瓶嗎?

  「聽到了。」

  學弟的回答更是讓我一愣,我輕輕勾起嘴角來,也不知道是為什麼,現在自己就是想要用笑容來遮掩一切,「那學弟你是怎麼想我的呢?」

  「在我心中,學姐你依舊是之前在頂樓上勸我活下來的那個模樣,不會因為其他人的言語就讓我把你想得很壞。」學弟輕輕勾起了嘴角來,伸出手來放在我的嘴唇上,儘管我感受不到任何的觸覺,他說,「所以學姐,請你不要再胡思亂想的好嗎?以後還有我在。」

  聽著學弟的話,我感受到我的心那種沉重的感覺已經全然消失了,而內心卻是更泛起了漣漪來,有人相信的感覺很好,是什麼時候開始這一種感覺已經變成了我很難得到的呢?

  「學弟,你會一直相信我?」我問。

  只見學弟一直笑著,只不過我也不知道我這個問題有什麼好笑的。學弟說,「會,而且是永遠,因為我很喜歡學姐啊。」

  這幾天下來,我常常當學弟的病房那探望他的身體,這樣講感覺蠻怪的,就是看看學弟身體有沒有好一點。雖然每次一到病房內,學弟的媽媽總是會朝我破口大罵,但是久而久之態度也沒有這麼惡劣了,反而也越變熟稔。

  我也常常到圖書館那邊查詢有關靈魂出竅的相關書籍,但是卻也還是沒有什麼想法,每當我在煩惱這點的時候,學弟總是說:「沒關係,能夠用這種形態待在學姐身邊也挺好的啊。」

  但是每一次聽到這樣子的話,我的內心的愧疚感就非常的深。

  回到了學校上課的時候,大家對我的態度也有了一些改變,或許是因為我作出那傻事來而嚇壞了他們吧,對此我只是笑笑看待的。

  而走在校園裡,我也看到了我的上任男友,我看著他牽著另外一個女生的手,我的心情沒有太多的起伏,只覺得我只是看到了一個熟悉的陌生人。儘管我們看見了彼此,也不會打招呼,我很慶幸我跟他還有這麼一點的默契。

  「學弟,你是不是越變越透明了?你有沒有這一種感覺?」我轉頭看向站在我身後的學弟,只覺得有點怪怪的。

  「我不知道,我沒事的,學姐你不用擔心吧,趕快去床上睡覺吧,都這麼晚了,這幾天學姐你不是看書看到很晚就是沒有睡覺,我很擔心你的身體狀況呢。」學弟難得的面露擔心的模樣,看他這樣擔心著我,我也不好意思說想要繼續看書了,只好點了頭,躺到床上,我看了學弟一眼,安心的閉上了雙眼。

 

  ......

  一道光線使我刺眼的睜開了雙眼,我拉開了棉被,坐了起來,揉了揉眼睛,當眼睛適應了現在光亮之後,我環顧了一下四周,一切都很平常,這裡就是我的房間。

  但是,當我這個想法定案之後,我就開始覺得怪怪得了,我是不是忘掉了什麼?

  我看了一眼桌上那些有關靈魂出竅的書籍,我才想到,學弟人呢!

  我跑遍我這整個房間,跑遍屋子內所有的地方,就是不見學弟。

  難怪我昨天會覺得學弟是不是變透明了,我想著昨天學弟的回應,也思考不出什麼端倪。

  現在我唯一的念頭,就是到醫院去。

  我來到了學弟的病房,但是病房上卻不見學弟,我衝到的護理站那邊,護士對著我說學弟在凌晨四點的時候身體突然出現了狀況而被送進了手術室,到現在八點了也還沒有出來。

  我來到了手術室前,我看見了學弟的媽媽正坐在椅子上,雙手握拳不停的祈禱著模樣,嘴裡喃喃自語些什麼。

  我靜靜的走到了她的身旁,我沒有說話,即使發現她注意到我了,我也沒有開口問好,因為現在的我已經緊張到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

  此刻,我才發現在短短幾天的相處時光中,學弟在我的心中已經占有那麼一席之地的,我也跟著學弟媽媽一樣的動作,開始祈禱著,希望學弟能夠平安無事。

  大概又過了一段時間,手術室的門終於打開了,而醫生也從裡頭走了出來,跟著學弟的媽媽說這一次手術非常的成功,當我聽到了這個結果之後,我也鬆了一口氣,我又看了一眼學弟的媽媽跟醫生他們正在對談的身影,我想我現在也不需要留在這裡了吧。

  非常慶幸,學弟能夠平安無事。

  自從那之後我再也沒有見到學弟了,我想學弟的靈魂應該已經平安的回到他的身體裡面了吧。

  在學弟手術過後的幾天,我還是有默默的到醫院那邊去問問護士小姐學弟的狀況,才得知他已經平安的出院了。

 

 

  我再一次的走上了學校頂樓,我靠在欄鋼上望著底下的一景一色,想起了當時候想要往下跳的衝動,那個時候我都沒有注意到底下的景色是如此的美好。就像媽媽之前所說的,我不該幼稚衝動做傻事,應該要學學如何解決問題才是。

  這個世界究竟是可怕的還是美好的呢?我想是在這兩者互相交織而成的吧。

  我輕輕勾起了嘴角來,感受到有人從我背後抱住了我,「學姐,我回來了。」

  依舊是那嗓音,如此的溫暖,就像此時此刻的微風輕拂過我的臉頰,我確實的感受到了他。

  「嗯。」我回頭看著他,他的臉依舊是那樣稚氣,然而卻也是屬於他的帥氣。

  經過了那樣一連串離奇的發生,但也才讓我們如此的相遇,因我們當時候的不勇敢,踏上了這頂樓,而如今,我們因為彼此而開始勇敢,一起俯瞰這一片景色。

 

  「這一次,我終於觸碰到你了。」

 

 

  《討厭鬼學弟》完。

 

 

---

 

前往雪夢POPO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雪夢。 的頭像
雪夢。

漫遊字海—

雪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漠雪
  • 我好喜歡這篇故事♥(´∀` )人
  • 謝謝漠雪喜歡這一個故事<333

    雪夢。 於 2017/07/15 14:0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