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該怎麼回到你自己的身體裡面嗎?」我問。

  「不知道,或許會自然就這樣回去吧。」學弟聳肩,語氣盡是毫不在乎,反倒讓我覺得心有些沉重。

  都是我。

  都是我害學弟這樣的,若我那個時候沒有跳下去的話就不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了,為什麼我就算要死了還會這樣牽連到別人呢?

  難道,我真的就像媽媽所說的一樣,是拖油瓶的存在嗎?

  我緊握住摺疊傘的桿子,垂下了頭,突然而來的負面想法,搞得我有些煩悶,知道自己不能這樣亂想的,但是沒一次卻還是會想到了這。

  「學姐,我是自願跟你跳下來的,所以你不必感到愧疚。」學弟一臉正經的說道,而語氣跟剛剛他的態度完全不一樣了。

  我愣住,對上了學弟了目光,只見他又說,「我這條命,本來就是屬於學姐你的……

  「咦?」學弟的這句話更是讓我困惑了!

  「或許學姐你應該不記得了吧,一年前我因為自己這樣軟弱的個性一直遭受到了霸凌,當我覺得自己已經沒有了活下去的念頭時,我就跟學姐一樣踏上了屋頂,從高處往下看的感覺讓我覺得輕鬆,而我也萌生了一種想要從這上面跳下去,藉由跳樓而了結我自己的生命。」

  「但是,那個時候我在屋頂上而就與學姐你相遇了,學姐你那時候緊張兮兮的抓住了我的手,一直喊著不要衝動,也開始莫名的說出一些大道理來,見到我毫不理會你,你反而更是激動得流下眼淚來,當我看見了你的眼淚之後,我就回過神來了,而就沒有衝動了。」

  我靜靜的聽著學弟講起了這個過往,而我好像也依稀的記起了這一段事情來,但是學弟應該怎麼也沒有想到吧,當初勸他不要死的我,如今也想要靠跳樓而了結自己的生命。

  命運就是如此得有趣。

  「學姐,你不要再這樣自甘墮落下去了......在那之後,我都有在學姐背後默默關注著你,也知道學姐你在學校發生了什麼事情,看著學姐你被人誤會,其實我真的很想要跳出來,但是該怎麼說呢,我還是一樣懦弱吧......」學弟說著說著,到最後是輕笑了幾聲,彷彿在笑著自己是多麼的不自量力。

  我看著學弟這樣,心中起了一絲漣漪來,那段被人誤解的時候,我一直都在想到底有誰相信著我,但沒想到那個與我見上一次面而已的這個學弟,他居然是這麼的相信我,在我孤單的時候,他就在我的身後默默的關注我。

  雖然得知自己被關注好像心情有點不舒服,但是想到自己還是有人關心的,我就有一點開心了,這樣是不是活著也不會那麼痛苦了?

  我看著學弟那張有點稚氣的臉龐,輕輕勾起了嘴角來,伸出了手想要觸摸他的臉,然而手在空中我不自覺的縮回了手。學弟看見了我的動作,眼神變得有些黯淡,「看來學姐已經有想要活下來的動力了吧?這樣不會再尋死了對吧?」

  我點了頭,並露出了一抹笑容來做回應。

 

  學弟一路上跟著我一路走回家,我跟媽媽住在一棟公寓裡面,雖然這棟公寓外觀老舊,但是裡面的房間水電什麼的都還算是蠻好的,而最重要的是房租便宜。

  打開了家門,看著這空蕩蕩的客廳,我大概也想到了媽媽今天晚上不會回家了吧。

  我是個單親家庭,爸爸在一年前跟媽媽離婚帶著弟弟就這樣搬到了其他的城市,我不知道爸爸和媽媽離婚的原因是為什麼,只知道他們是和平的離婚的,他們沒有任何的爭吵,雙方也沒有說出挽留的話語,只是各自拿起了原子筆簽下了名在離婚協議書上。

  而就這樣的,因為一張紙,我們一家四口,這一個小家庭就這樣破碎了。

  跟媽媽搬來這一棟公寓大概是爸爸媽媽離婚後的一個月後,而來到這一棟公寓之後,媽媽就不常回家了,簡單的買了一些食物屯放在冰箱裡,然後留了幾張千元大鈔在桌上說當給我的生活費,就這樣離開了,有時候一個星期不會回來,一個月能夠見到三次就是幸運了。

  我走進了家裡,到了客廳我一股腦兒的就是我沙發上一躺。

  沙發的柔軟舒適感,並沒有因此讓我趕到放鬆,反而是增加我的沉重。

  我望了一眼一樣做在我身旁的學弟,「我真的得想辦法把你現在這個靈魂塞回到你的身體裡面。」我語氣認真的說。

  「學姐,你一個人住嗎?」學弟轉移了話題,好像是刻意逃避起那個話題似的。

  「沒有,也不是說沒有,應該說我跟我媽一起生活,但是她不常回家。」我也沒有多想,而就老實的回答了。

  我們之間又沉默了幾分鐘,我又開了口,「學弟的家應該是很幸福美滿的吧,我剛剛聽著你媽媽那樣的怒罵我,你應該有一個很愛你的父母,真是幸福……」想起了剛剛朝著我大罵的她,雖然我沒有什麼在聽,當下也就沒有什麼感覺了,只不過現在這樣一回想起來,那種感覺,真的令我羨慕。

  「對不起!我不知道我媽說話會那麼的重……她不是有意的!」學弟緊張了起來,激動的解釋著,「我家只有我這麼一個兒子,所以我媽很會管著我,盡可能的不讓我受傷之類的,以前我只是跌倒了膝蓋上破皮而已,就搞得我媽整天心情七上八下的。」

  「哦?」我有意無意的回應,又說,「我不會怎麼樣的,因為你媽是擔心你嘛,畢竟為人父母。」我輕輕勾起了嘴角來,「學弟你是個受到大家喜愛的,像我被我媽說是拖油瓶,最後被誤解陷害友情、愛情也就這樣沒了,我是個不受喜歡的存在,所以根本不需要存在在這個世界上的。」

  學弟的目光緊緊的看著我,「我喜歡學姐哦,所以學姐你,可不可以不要再說這種話了呢。」學弟把他的手覆蓋在我的手上,儘管現在我感受不到他的觸感,但我卻有了一絲溫暖。

  「這話是真的嗎?」我輕笑說著,忽然腦袋蹦出了在跳樓時,在空中學弟緊緊的抱住了我,並且吻住了我的那經過——

  我臉一紅,馬上撇開視線不去看學弟。

  我這是怎麼了!怎麼會突然想到那畫面,然後現在開始臉紅心跳起來了!這種小鹿亂撞的感覺不就間接的好像在說我喜歡上學弟了嘛!

  我伸出雙手來拍了拍我的臉頰,想要藉此動作讓自己冷靜了下來,但卻沒有想到學弟看著我現在的動作,而就笑個不停。

  我聽見了學弟那爽朗的笑聲,隨即而來的是學弟那張臉占滿了我整個視野,我覺得我們的距離好像就只有那幾公分而已!

  這怎麼回事?學弟怎麼,一瞬間個性方面一百八十度大轉變起來了?莫非這是因為靈魂出竅才有的超能力嘛!

 

 ---

 

前往雪夢POPO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雪夢。 的頭像
雪夢。

漫遊字海—

雪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