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麼會生出你這種拖油瓶的女兒?你還是消失算了!』

  『我從來都沒有想過你是這種人,在背地裡桶別人一刀,這樣你是有多爽?』

  『我看我們還是分手吧!我無法跟你這種充滿心機的女生在一起,跟你在一起,我都開始害怕我未來會不會死在你的手上!』

  我的耳中亂哄哄的,再也聽不到任何的聲音,大家都想要叫我消失……

  懷胎十個月生我出來的媽媽,老是說我是個拖油瓶;關係很好的好朋友,只因為班上流傳的一件事情而深深的誤會我;交往了兩年的男朋友,因為得知了班上的事情,不但不相信我,反而選擇與我分手。

  我伸出了雙手,爬上了欄杆,站在這四層樓高的頂樓,我感受到微風輕拂過我的耳邊,吹起了我的髮梢,我伸出了雙手,看了一眼眼下的人們,他們慌張的臉孔充滿在我的視野。

  我輕輕勾起了嘴角來,可笑的看著那些曾經傷害過我的人,我輕笑了幾聲,眼角不自覺的滑落下一顆淚珠來。

  大家都想要我消失,如果我就這樣消失了,他們臉上會掛著開心的笑容,亦或著是因為我的不在而不捨的流下眼淚?

  我想,大概是前者吧。

  我閉上了雙眼,深呼吸了一口氣,我踏出了我的右腳踩在空氣中。

  ——再見,我對這世界已無任何留戀了。

  「等一下!」

  正當我要跳下去的時候,一個男音響起,我趕緊的轉身緊抓住了欄杆。

  回過神來,我才發現,我還是害怕死亡的。

  「學姐,不要衝動!」

  不知道什麼時候過來的,我一抬起頭來,只見一個男生的臉孔出現在我的眼前,再來緊緊抓住著我的手不放,就怕我會這樣掉了下去。

  看著他喊著我學姐,我挑眉的看著他,有些困惑,因為我跟他並不認識啊。沒想到現在我都要死了,也只有不認識的人會上來屋頂救我、阻止我。看來我真的沒有必要活著了。

  我勾起了嘴角,輕輕的一說,「在我死之前,讓我知道還有人是這樣關心我的,我已經滿足了。」我掰開了學弟的放在我手上的手,我轉過身,這一次,我便義無反顧的往下一跳。

  我感受到一陣風朝我襲來,但我卻感受到一股力量緊緊的將我抱住。

  而我,什麼都沒有想到,那一個學弟居然也跟我一同跳了下來,但我卻怎麼也想不透,他為什麼要這樣為了我?

  「你!」我瞪大了雙眼,有些不解的看著他。

  而他只是加大了力量,緊緊的抱住了我,他原本的嗓音轉為低沉在我的耳旁輕說,「我不想要你,就這樣而死,這樣我會難過的。」

  「什麼?」聽著他的話,我有些不解。然而隨後的是,我們從四層樓高跌落到了地面,我感覺到了我的頭一暈,就這樣逐漸失去的意識……

  在我失去意識的時候,我感受到了我的唇有了溫熱感——

 

 

  我的腦袋亂哄哄的,耳中迴盪著各種吵鬧的聲音,好吵、好累,我努力的睜開沉重的眼皮,刺眼的光線朝我襲來,當我適應了一會,我發現到了我處於白色的空間。

  我舉起了我的手,發現上面各種針頭的痕跡,而我現在正掛著點滴。我往我旁邊一看,發現一台測量心跳的數據機正在旁邊顯示著我的心跳數據。

  大概是發現到我清醒過來吧,於是護士小姐還有醫生紛紛的來到了我的身旁,伸出了他們的手,在我的身體上做各種檢查。

  而我又再一次的閉上了雙眼,只因為聽見了一個聲音,而就這樣入眠了——「學姐,你現在再休息一會吧。」

 

 

  過了幾天,我出院了。

  在住院的這幾天,媽媽只來探望過我一次,就像平常一樣嘮叨的對我說了幾句話,但卻再也沒有說過我是拖油瓶的話了。

  或許,媽媽的內心還是有一點愧疚吧,只不過,對我來說,如此而來的關心,反到讓我覺得痛苦。

  因為從四樓跳下來的緣故,再加上有那一個學弟也跟我一樣墜樓下來外,聽說那時候因為有學弟當起了我的肉墊,讓我的傷勢並沒有如此的嚴重,只是腳骨折了罷了。

  而至於那一位學弟……

  當我找到學弟的病房之後,學弟整個人躺在病床上,宛如植物人一樣一動也不動,而是靜靜的躺在床上靠著氧氣罩呼吸,他的家人朝著我破口大罵,但我的心裡卻沒有什麼感覺。

  我只是默默的站在學弟的病床旁,靜靜的看著他,只覺得這一個學弟,長得有點眼熟……

  「學姐,你可以出院了是嗎?真是太好了!」

  一個聲音竄起,這個聲音就好像是正在我眼前躺在病床上學弟的聲音,但我明明就沒有看到他有張開嘴巴說話的動作,我揪緊了衣服,緊張的回頭,只見學弟一臉笑嘻嘻的模樣在我的面前。

  看到了那一張臉孔,我的呼吸彷彿有一瞬是停止的,我驚訝的轉頭,只見學弟還是安安靜靜的躺在病床上的。

  莫非,學弟有雙胞胎兄弟不成?

  「學姐我沒有其他雙胞胎兄弟喔。」學弟的聲音又再一次的響起。而這一次我沒有繼續看著病床上的學弟了,我向學弟的家人再一次說了對不起之後,就趕緊離開了這詭異的病房。

  「學姐這麼急忙是要去哪裡呢?」

  再一次的聽到了這聲音,我沒有惶恐,也沒有緊張,我停下了腳步,轉過了身,與學弟面對面。

  我抿了抿唇,吞了一口口水,這時我突然覺得開口說話是如此的難,我說,「你現在是鬼?」最後,我聽見了我自己是這麼開口說的。

  只見學弟輕勾起了嘴角來,「嗯,我靈魂出竅了,我卻不知道該怎麼回到我的身體裡面。」他的語氣輕鬆自然,然而我聽了不禁愣住。

  靈魂出竅?

  那麼也就是說,如果靈魂回不到自己的身體的話,那麼學弟的身體不就糟糕了嘛!

  我皺起了眉頭來,臉色越來越難看,最後我邁開了腳步走出了醫院,身旁不再有學弟的聲音了,我回過頭來,只見學弟默默的站在醫院門口前,他的表情就好像訴說著他現在進退兩難。

  我抬起頭來,陽光刺眼的光線馬上讓我痛苦的閉上了雙眼,而我也就這樣領會到了為什麼。

  我趕緊的走回到了醫院,拿起了我的包包中的折疊傘打了開來,當我遮起了太陽,而學弟就馬上來到了我的身邊。

  「我還在想學姐會不會丟下我呢。」學弟輕笑了幾聲說道。

  我的視線放在他的身上,他有些透明的身軀,以及沒有影子這幾點看來,也就讓我徹徹底底的相信了學弟現在是鬼的事實。

 

 

---

 

前往雪夢POPO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雪夢。 的頭像
雪夢。

漫遊字海—

雪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