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跑出了這個家,跑到了街上,許靖雯感受著許靖聖緊緊牽住她的手的溫度。她曾經幻想過可以跟許靖聖手牽手在街上跑步,但卻沒有想過會是這樣的情形。

  他們來到了公園的長椅坐下,因為一路上都在跑步的緣故,而讓她有些喘。

  「還好嗎?」許靖聖面露擔心的問。

  許靖雯搖了搖頭,「哥哥你怎麼會出來呢?」思考了一會,許靖雯吞了一口口水,「該不會聽到了對話了?」

  許靖聖輕勾起了嘴角來,「對啊,我全都知道了。」

  原來哥哥都聽到了也都知道了啊,許靖雯在心上鬆了一口氣。而既然哥哥都知道他們並沒有血緣關係的話,他會怎麼想呢?可不可以把她當成女人看待呢?

  「那你現在又是怎麼看待我的呢?」許靖雯輕輕勾起了嘴角來,輕笑了幾聲又說,「啊,我知道了,應該是妹妹吧,妹妹離家出走哥哥出來是想要把我帶回去的?」

  「沒有,我說過了,我要跟你一起逃。」許靖聖的眼神非常的認真,讓許靖雯看著也不禁的相信了起來。許靖聖又說,「我喜歡你的,並不是妹妹的喜歡,而是對一個女人的喜歡。」

  「真的?」許靖雯有些不可置信,明明早上他還在對著她說我們只是兄妹。

  「對不起,一直以來都在傷害著你。其實我很早就感受到了你對我的心意,但是因為我們是兄妹,所以我就沒有多想了,但是長大之後的我們,我發現我每次看相親對象的角度,我都會拿你跟她們做比較,你看你,在我眼裡是不是很重要了?」許靖聖說著,長嘆了一口氣,哀怨自己怎麼會這麼晚才認清自己的這麼感情。

  發現許靖雯都不說話,許靖聖又繼續說,「我是真的喜歡你的,知道你不是我有血緣關係的妹妹你知道我有多麼的開心?於是我才義無反顧的衝出來,想要與你一起逃離。」

  「這一切都不是作夢嗎?這一切是真的嗎?」許靖雯說著說著,不禁流下了眼淚來。

  在她要與世界告別之前,上天卻達成了她一直以來的希望,或許她這一生並沒有白活過。

  「嗯,是真的。」許靖聖臉上漾起了一抹笑來,伸出雙手擁抱住許靖雯,他看她的眼神盡是寵溺,這一刻,許靖聖才感受到了所謂的愛情是什麼了。

 

  他們兩個人住在旅館內,一起生活到了第三天,突然起了一些轉變——

  當許靖雯打開了房間的電視,轉到了新聞台,只見他們的爸爸媽媽在螢幕畫面裡面哭喊著,要她把他們的兒子許靖聖還給他們。許靖雯又轉到了別台新聞,又是類似的消息,說著許靖聖不孝,而也說著她忘恩負義。

  斗大的新聞標題字樣,占據了許靖雯整個視線。

  明明事情不是這樣的,為什麼經過媒體這樣一播出卻被渲染胡改成這副樣子了?

  許靖雯坐在沙發上,抱住了自己的雙腿,目光一直盯著電視螢幕來,嘴邊開始不停的碎念:「我要的結果並不是這樣的......我們明明是真心相愛的......我根本沒有做錯了什麼......我沒有對不起誰......

  這個時候出去外面買晚餐的許靖聖回到了房間內,他看見了許靖雯坐在沙發上那副捲曲的模樣,他一愣趕緊道她的身旁,看見他的目光一直緊緊的盯著電視,他才聽到了主播的聲音,而也了解了發生了什麼。

  許靖聖伸出了雙手抱住了她,「別怕,我一直都在的。」

  最後,透過許靖聖的安撫,許靖雯才安心的待在許靖聖的懷裡睡著了。

  許靖聖拿起了一旁的電話筒,撥打了號碼,聽見了電話的另一頭有人接通了他冷聲的說,「是我。」

  ......

  「你們非要毀了我們是嗎?為什麼要這樣逼迫我們?」

  ......

  「那麼,再見了。」

 

 

  隔天一早,許靖聖牽著許靖雯的手走出了旅館。許靖聖對著許靖雯說,要帶著她去一個地方,而也讓許靖雯提起了精神來。

  他們兩個人最終來到了教堂,許靖雯不解的望著許靖聖,只見許靖聖淺淺一笑,說道,「好好勾著我的手。」

  「咦?」

  「傻丫頭,幻想著現在正在舉行一場我們的婚禮。」許靖聖這麼一說,許靖雯這下完全搞明白了,她勾起了許靖聖的手。

  兩人一步又一步的,走著這一條紅毯,雖然沒有了觀眾,沒有牧師,但是兩人卻始終掛著微笑的來到了十字架前。

  「許靖雯小姐,你願意嫁給許靖聖先生嗎?陪伴著他,不管他生病了、變醜了,都還願意待在他身邊,陪伴他到老嗎?」許靖聖壓低了嗓音,說道。

  聽著許靖聖這麼一說,也逗著許靖雯大笑,許靖雯眨了一次眼,說道,「我願意。」

  許靖雯看著許靖聖,模仿他剛剛所說的話,說道,「許靖聖先生,你願意娶許靖雯小姐嗎?陪伴著她,不管她生病了、變醜了,都還願意待在她身邊,陪伴她到老嗎?」

  「我當然願意。」許靖聖對上了許靖雯的視線,兩人相視為笑。

  最後他們在這十字架的光輝之下,兩人擁吻著,印證著他們想要與彼此相愛一生的約定。

  「我大概猜得出來你等一下要幹麼了。」

  走出了教堂,許靖雯輕輕一說,對上了許靖聖的眼神,許靖聖輕輕的啟口,「那麼你願意嗎?」

  「嗯。」許靖雯輕輕的點頭,就此牽上了許靖聖的雙手。「我們一起逃離這世界,到沒有束縛的世界吧。」她說。

  兩人會到了旅館房間,許靖聖緊緊的牽住了許靖雯的手,兩人坐在床上,手中都拿著一顆藥物,他們相看彼此許久,最後有默契的舉起手來吞下。

  倏然,兩人相失去了元氣一樣,往床上一躺,並在彼此的耳邊呢喃,「我愛你。」

 

 

  在告別世界之前,他們是如此狠狠的相愛過。

 

  〈全文完〉

 

----

前往雪夢POPO|

 

雪夢說:

流光短篇集第一篇故事:在告別以前 在這刊登結束!

敬請期待下一篇小故事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雪夢。 的頭像
雪夢。

漫遊字海—

雪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