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感受到她的身體明顯一抖,我才回過神來發現自己是做出了什麼事情來,正當我要鬆開擁抱她的雙手的同時,我感受到她的手撫摸上我的背,她回擁我:「你真是怪人。」她說道,又是輕笑了幾聲。

  大概經過了幾分鐘,我們放開了彼此,我因為她剛剛說的話而愣住了不少,幾乎不知道我還可以說什麼話來回應她。

  女孩領著我走去了客廳,客廳的擺設正如那天初見的模樣,女孩端出了兩杯咖啡,「來喝吧。」她來到了我的身旁,這麼說的。

  我點了頭,坐在她的身旁,跟她一起端起了一杯咖啡來輕啜了幾口,我們之間的氣氛寧靜,我因介意起剛剛的舉動,而不敢主動開口說話,就希望她可以先開個話題來打破這氣氛。

  我知道一個男生會有這樣的想法很懦弱,但是現在這股緊張就讓我整個心情悶到不行。

  「你怎麼又會來到這了呢?」最後她就如同猜到了我的心思,先開了口。

  我理所當然的指了我身旁的那袋衣物,「來還你衣服。」

  「真的是那麼單純?」

  這一次,我被堵到無話可說。

  我感受到她的目光一直盯著我瞧,又或者是我的心正在作祟,以致於我不敢與她對視。我握緊的茶杯的,喝下最後一口咖啡。

  「我想見你,這好幾天下來的晴天我都有來到這裡,但卻不見到你的人,也聽不到你的歌聲。」我老實的說出自己最近的狀況,也算是在抱怨吧,抱怨自己每次來找她都撲了空。

  「我說過,那首歌是屬於雨天的歌。」她的口氣不像剛剛的那樣輕鬆,我發現只要講到那首歌,她就會像現在一樣這麼的嚴肅。

  「嗯,我知道……」

  她放下了茶杯,眨了一次眼,整個行為舉止都如此的優雅,她輕勾起了嘴角來,「還有你為什麼想要來見我呢?我們明明才見過一次面,並不熟。」

  此時我覺得自己好像掉入了她所建造出來的陷阱,她一步又一步的問題,就好像是要我引誘說出我內心真正的想法。

  然而那個想法,現在連我自己也都摸不著頭緒。

  溢滿在心中的這份情感,總是會搞得我自己的心情七上八下的。而這種感覺,從來沒有過,好像自從遇見這個女孩之後,就開始了……

  「我不知道自己是為什麼,只覺得非見到你,我才可以安心。」我搔了搔頭,有些彆扭的又說,「我自己知道這種感覺很奇怪,我總是摸不著頭緒來。」

  「你來到這裡也快一個月了吧?」女孩又轉移了話題,我點頭,看著她的笑容而著迷。她又說,「會一直待在這裡?」

  「不知道。」我搖頭,會來到這裡也是因為爸爸被調來這邊,聽說爸爸把這邊的工作結束後就又會搬回到之前的住處了。

  只不過,我不確定離開的時間,會是什麼時候。

  但是至少在離開之前,我想知道這個女孩的名字,這樣當我未來回到這個城鎮時,找女孩就可以比較輕鬆了。

  「我可以問問你叫什麼名字嗎?」我有些緊張的問道。只見她好看的臉突然蹙起了眉頭來,若有所思的表情就好像他在糾結著什麼。

  「等你離開的時候,我再告訴你吧。」最後女孩是這樣回應的,雖然聽到這個回覆有些難過,但我還是面帶笑容的對著女孩點了頭。

 

  「你一直是一個人住在這裡的嗎?」

  女孩聳肩,「你覺得呢?」

  我總覺得每一次我要問女孩關於她自己的事情的時候,她總是會把問題反問過來丟給我,而導致我根本無法好好的做出回應。

  看來女孩她,是不想要有人去追問關於她的事情吧。

  於是我決定不再追問女孩這些話題了,就怕會刺探到她的隱私,就怕會惹她不開心。

  「雨似乎停了呢。」女孩望向身後的玻璃窗,呢喃道。

  隨後她的臉色突然變為了嚴肅,她站了起來收拾起茶杯,我看著她的動作也跟著她站了起來,最後我們一前一後的行動。我看著她把茶杯洗的乾淨,最後我們停在木製的大門。

  我心想,女孩她,大概又想要趕我回家了吧。

  「我不想那麼早......」於是我開口想要說出在留一會的想法,然而女孩卻突然打斷住我的話,冷冷的道,「不行,你該回家了。」

  我歛下了雙眸,輕輕勾起了唇角來,就怕會讓女孩發現到我失望的心情。我點了頭,走向大門那,手抓住著門把,我回過頭來看著女孩,吞了一口口水,我聽見自己是這麼開口的——「我還可以再來找你嗎?」

  女孩沒有多說什麼,回應我的只是她那一抹甜美的笑容。

  我也沒有繼續在那邊糾結,最後我就這樣的走出大門,而也走出了鐵門。我把每個腳步都放的很慢,就是想要多多停留在這塊屬於女孩待著的土地,心裡也多少期待著女孩突然在後頭喊著「先不要走」,但是那也只不過是我的妄想。

  又過了好幾天,我不再遇見女孩了。而我也清楚的知道,或許是因為最近都是晴天的關係吧。

  而我也開始注意到家裡現在的情況,媽媽開始打包著行哩,而我也開始有了不好的預感,就好像我們家又要搬家了。

  而那預感隨之實現——

  這一天晚上,爸爸回到家的時間比平常還要來的早,我們一家三口坐在餐桌前享用媽媽做的飯菜。

  「我在這邊的工作終於告了一段落了,老婆最近有開始在收拾東西了吧?」

  「當然有,還好一開始知道來這邊只是短居一段時間,所以東西並沒有帶多少,所以收拾的很快。」

  爸爸點了頭,很滿意媽媽的行事效率。最後爸爸把目光放在我的身上,有些語重心長的說,「弘凱,最近聽你媽媽說你很常往外面跑,是不是交到什麼朋友了?」

  我吃下了一口飯,有些沒心情討論這話題,於是我沒有開口回應,只是點了頭。

  發現爸爸好像也因為我而開始沉悶下來之後,我放下了碗筷,與爸爸對視,我說,「什麼時候要離開?」

  「這個爸爸也很難直接跟你說個明白,不過大概是三天後。」爸爸面有難色的對著我說,語落,他拿起了酒杯,喝了一口啤酒。

  「我會……好好的道別的。」語畢,我沒有再多說些什麼了,爸爸、媽媽問我話我也頂多以點頭做回應。

  吃完飯之後,我就趕緊的回到了房間去了。

 

  〈待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雪夢。 的頭像
雪夢。

漫遊字海—

雪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