祈願花短篇集|你好嗎

 

 

「你好嗎?」

小玥常常問自己這個問題,然而她卻不想要回答這個問題,

因為她,一點都不好。

 

 

常處於在這個四面都是淨白的空間之中,手裡總是被插入著點滴,小玥不敢照鏡子,因為她想一照到鏡子,一定是那個蒼白的臉,因此她害怕看到這樣的自己。

已經有了多久的時間了呢,她不知道,她不知道待在這裡已經多久了,然後還需要有多少的時間她才能夠離開。

現在的小玥,她渴望自己,她希望自己能夠離開這裡,可是卻沒有辦法,就算能夠離開,但她卻無法像以前一樣,那樣的輕鬆跑跳了。

 

「媽媽,還要有多久才可以離開這裡?」媽媽在她的身旁削著蘋果,臉上的皺紋漸漸的變得越來越多,這讓小玥看了盡是不捨,時光已經奪走媽媽的青春了,只是那她自己的青春卻又在哪裡呢?只能任由的在這裡消耗殆盡吧。

「很快喔!很快的!小玥你很乖,就再多等等吧。」媽媽用叉子插了一塊蘋果,遞給了她。

這樣子的回答已經有多少次了呢,每當自己認為是肯定句的時候下了很多的期望,卻每一次都這樣子的落空,什麼時候這句話才能夠變的真實呢?才能夠變的真的呢?

騙子,媽媽是個騙子,她自己也認為自己已經不小了,所以開始對媽媽說的每一句話感到懷疑,她也知道媽媽這樣說話也是用心良苦,不想讓她受到傷害,可是呢?當自己發現那些話的時候,才是真正的傷害啊,一個人從相信變成絕望,這樣的心情轉變,不知道在小玥的心中已經來回多少次了。

覺得小玥已經很久沒有說話了,媽媽從身旁拿出了一個小盆栽,是一束還未開花的花,「小玥啊,你看媽媽帶了什麼好東西給你?」

「我對那個沒有興趣。」小玥開始變為冷淡,因為她覺得裝乖真的很累。

覺得小玥跟剛剛態度不一樣之後,媽媽難掩尷尬只是一個別頭,不想面對小玥以免自己開始哭泣,說著,「這朵花種,名叫做祈願花,聽說在它開花之後,能夠像它許願唷!這幾天媽媽會有點忙不能常來這裡,所以媽媽特地找了這種花來陪伴小玥,小玥要好好照顧它喔!」

「可是我沒辦法走動了,那麼要給它怎麼澆水呢?」小玥知道這句話,是她跟媽媽之間的禁忌,但是她卻一定要說,為了只是不想讓自己在有些什麼期望。

「那個、那沒關係的,聽說這個花種啊,只要栽種人精神好就會長的好喔!」媽媽有些欲言又止說著,「那麼,媽媽先回去忙了喔,小玥要乖乖待在這裡喔!」

沒有說再見,就這樣望著媽媽離開這個房間,隱隱約約能夠從門外那聽到了些啜泣聲,小玥她不是故意的,她不是有意要忍媽媽哭的,只是她覺得現在這樣的自己非常非常的可憐,可憐到居然要用媽媽這樣的花種來讓自己打起精神來,真的實在的,覺得自己很可悲。

 

 

這個地方是醫院,小玥已經待了好幾年的地方,當時候的小玥因為得了罕見疾病,而隨後的自己的雙腳已經沒有了知覺,無法自由的走動了,這對身為芭蕾舞者的小玥來說,是個無法接受的事實,她很愛跳舞,然而身為舞者最重要的寶貝,這雙腳早已無法走動了,早已頹廢了,就好比說在那名的舞者身上畫上了大叉叉,一個劣質品。

最後她住進了這間醫院,這間房間,跟朋友依依的道別,孤身的在這裡生活了好幾年,一天接著一天,是爸爸和媽媽輪流來照顧著她,然而卻在往後的日子,剩下了媽媽來而已,已經好久好久沒有看見爸爸了,然而只要提到爸爸,媽媽總是面有悲傷,因此她決定隻字都不提起了,或許沉默是最好的選擇,這是她最後下的定論。

某一天的偶然間,好奇心總是讓她覺得煩躁,在媽媽被醫生找去談話的時候,她偷看了媽媽的手機,媽媽的手機通話記錄,都是醫院的號碼,往下拉、大概時間訂為一個月前,媽媽和爸爸還有聯絡,最後她撥打了一通電話過去,她不知道要跟爸爸說什麼,只是她想要好好的聽聽爸爸的聲音,因為已經好久沒有見到爸爸了,已經好久沒有聽到爸爸的聲音了。

只不過,卻聽見另一個女人的接話聲,「請問你哪裡找的?......欸、欸!別搔我癢啊!這樣很癢的!」

「就說了,叫你不要接電話啊!把電話掛掉!」那一個男人的聲音,電話另一頭的她認得,是她一直想要聽見的、爸爸的聲音。

「原來是這回事啊......」小玥在電話的另一頭默默的說著,而另一頭的人的嬉鬧聲,卻已停止。

「小玥?」爸爸喊,她能夠聽的到他的叫喊參雜了許多慌張。

昔日往常親暱的叫喊,只不過爸爸的叫喊,在小玥的心中,彷彿如噪音般的,刺耳。

「爸爸,再見了。」這是最後一次叫他爸爸了,小玥在心中這樣警告自己,說完話之後,就掛完了電話,她開始瘋狂的大笑,笑著原本的期望,已經成為了絕望,總是這樣的,命運總是這樣子捉弄她的。

直到察覺到了門的聲響,小玥淡定的把媽媽的手機放回原地,一副鎮定的望著那一邊,媽媽打開了門,走到了小玥的身旁,然而卻是伸出手來,捧著小玥的臉,溫柔的說著,「小玥怎麼哭啦?媽媽會心疼的,所以不要哭了好嗎?」

「媽媽,我知道爸爸的事情了,所以你也不要再自我逞強了好嗎?」小玥帶著哭腔說著,只見媽媽愣愣的張大了雙眼,也這樣無聲無息的留下了眼淚,擁住小玥哭泣,不停的在小玥的耳邊說著,「媽媽真是太沒用了,讓小玥沒有了爸爸,對不起......」

聽到這樣子的自責,小玥有話想說,只不過她卻沒有說,靜靜的跟媽媽一起哭泣,伸出手來不時的拍拍媽媽的背,安撫著她,

小玥有一句話想說,卻仍然沒有說出口,「媽媽,這不是你的錯。」

 

 

想起了以前的過往,雖然令人難過,卻沒有令小玥難過到流淚,因為淚水早已在那個時候流光了。

小玥望向剛剛媽媽所說的花那裡,想起了媽媽說過的,這朵花名叫祈願花,那麼是不是可以許願呢?

思及此,忽然小玥覺得自己有夠愚蠢的,居然會相信那種鬼東西,只不過已經被騙那麼多次了,好像也不差這一次,她伸出手來撫摸著那一個還沒開花的花苞,愣愣的說著,「你是祈願花,那麼是不是可以許願呢?」

忽然間花苞漸漸的綻放,成了一朵七彩的花來,小玥愣愣的看著這個轉變,就好比說,花給了她回應。

「我想要跟你許願,讓我能夠,就這麼最後一次的跳最後一場芭蕾舞。」頃刻間,小玥覺得自己真夠愚蠢,還在那邊跟花講話,明明花就不會回話啊,這樣挺像自言自語的。

「那麼我需要你一樣東西為代價。」一個聲音竄起,讓小玥有點不知所措,然而這裡除了她以外,已經沒有了其他的人了。

「是你在說話嗎?」她愣愣的望向那祈願花,只見祈願花綻放出最亮的光芒,說著,「是的。」

小玥沉默了許久,因為受到了驚嚇,趕緊的把手收回來,而因為驚訝,讓她的呼吸開始急促了起來,護士和醫生趕緊跑到這間病房來,小玥被帶起了氧氣罩,漸漸的昏迷而去。

 

 

睡夢中,小玥身穿著芭蕾舞裙,在這樣散發出光芒的舞台上漫步著,臉上盡是笑臉而輕鬆,只不過空間瞬間變為黑暗,自己像似跌入的萬丈深淵之中,她不停的大喊,卻無人回應。

「我可以替你許一個願望,只不過我會奪取你一樣東西為代價。」

「那麼就以我的生命為代價吧,只要你實現我的願望,這樣的。」小玥朝向那光芒訴說著,自己已經殘廢不堪了,她早已無所謂了,她為的就是希望能夠再一次的跳一支芭蕾舞讓媽媽看看。

「那麼我就奪取你的生命為代價,我讓你僅僅有一天的時間,可以讓你的雙腳自由的走跳,該怎麼做就交給你來把握了,當你的媽媽在次的來見你的時候,你能夠自由的時間軸就會開始轉動,時間一過,當我的花瓣凋零之後,你的身影就會宛如碎片般破碎而消失。」

「這樣子的話,你真的願意嗎?」

聽到了這裡,小玥提起了勇氣,或許這樣的交換條件對自己來說是一舉兩得的辦法了,因為她早已不想讓自己成為媽媽的負擔了,她應該放媽媽自由的,「嗯,謝謝你。」

說了一句她好久好久沒有說過的三個字,謝謝你。

 

 

媽媽隔了三天,才來到這裡探望小玥,而在這三天之中,小玥也並非往常一樣不吃飯了,她開始吃飯了,然後更是每一天精神抖擻著,直到媽媽打開了門,她一眼望著媽媽,忽然覺得自己的身體好像有哪裡不一樣,腳好像也有知覺一樣,她望向了祈願花那裡,發現七片花瓣已掉了一片,她明白的知道了,自由的時間軸開始轉動了。

她走下了床,好久了,已經好久沒有這樣的感覺了,而她抬起頭看著媽媽,伸手抱住了媽媽,只見媽媽的驚訝,「媽媽走吧,我們一起出去外面逛逛。」

牽住了媽媽的手,離開了這間我已經待很久的病房,走出去了醫院,呼吸到這種好久沒有呼吸到清鮮的空氣,漫步在這個街道,已經好久好久了沒有這樣輕鬆了,一切感覺到不可思議,她老實對媽媽開口說,「謝謝你媽媽,帶了那個祈願花送我。」

「你許了什麼願望呢?」媽媽露出了欣慰的表情說著。

「祈願花讓我能夠自由走動一天唷!所以媽媽今天我們一起好好玩吧!我有好多地方想去呢!」小玥露出了開心的笑容說著。

「那你想去哪裡呢?」媽媽問。

「現在有沒有芭蕾舞的表演啊媽媽?我想看。」想到了這裡,果然自己還是跟芭蕾舞比較適合吧。

「走吧,媽媽知道哪裡有。」媽媽也露出了開心的笑容,握住了自己的女兒在這條街上走路,心中是許多的感慨,只不過卻有一絲害怕,畢竟她知道的,她知道跟祈願花許願之後,一定要付一項代價的。

在看芭蕾舞的表演的這段時光中,在病房內的祈願花,原本七片的花瓣,漸漸掉入了第三片。

 

 

看了表演,也去了很多商店購物,媽媽替小玥買了很多有關芭蕾舞需要的東西,只因為小玥說過,她想要跳舞給媽媽看。

母女倆來到了公園,公園的路燈一閃一閃的啊,現在已經是晚上時分了,小玥已換上了芭蕾舞裙,站在路燈下的地方,彷彿路燈照的光,是舞台上的聚光燈,媽媽坐在公園的長椅上,靜靜的欣賞著女兒的舞姿,時間就這樣一分一秒的過去了,當小玥回過神來,早已發現媽媽已經低頭閉起眼睡覺著,看來這一整天下來,媽媽已經很累了,還陪著自己逛很多地方,只是當小玥看向自己的手,越見了透明感,而她開始慌張了起來。

時間已經要到了是嗎,說實在的,小玥其實還是有一些害怕,她不想要消失,她不想要離開媽媽的身邊,只不過,她卻不想要看見媽媽被她給束縛住,她想要還給媽媽一個自由的生活,屬於媽媽的人生。

她知道的,她知道爸爸為什麼會離開媽媽的理由,全都是因為自己的雙腳變的殘廢,因此爸爸才覺得嫌麻煩才離她們母女兒去。

在病房內的祈願花花瓣已剩下最後一片紫色花瓣了——

小玥抱住了媽媽的身體,現在的她,已經成為了透明,抱住媽媽的同時,她再也感受不到媽媽的體溫了,該說再見了,是吧。

小玥此時已淚流滿面,輕輕的在媽媽的耳邊低語,儘管媽媽有沒有聽見,她還是想說——

 

「媽媽,謝謝你,謝謝你陪伴著我使我不孤單。」

 

「不好意思,我可能要先走了,媽媽你就過著你自由的人生吧,從此後就不再會被我束縛住了。」

 

「我們下輩子再做一次母女吧,對不起。」

 

語落,病房的祈願花最後一片的花瓣凋零了,祈願花的枝葉也變成枯枝,逐漸的消失殆盡,往如現在的小玥身影成了七彩的碎片散發出最後的光芒,在這半空中破碎消失。

成了在這裡,這個夜晚,最後的一道亮光。

 

 

「傻女兒,你好嗎?」

在睡夢中,媽媽看著小玥向自己撒嬌,露出開心的模樣。

只見小玥開心的點頭,然而畫面卻已消失了,媽媽瞬間驚醒,卻不見小玥的身影,而漸漸流下了溫熱的淚水從臉頰上劃過一道又一道的淚痕。

 

「媽媽,我很好。」

一句話迴盪在媽媽的心頭,眼前彷彿還依舊著存在的小玥的身影。

 

她很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TALK:

 

好啦睽違了一年的時光 上一篇的小紅帽遇上溫柔狼已經是20140202的事情了

如經過了一年的時間20150315讓我再度有靈感的寫了一篇了

這篇的字數總共是4362個字//花了我將近兩個小時的青春(欸你

其實我一直很有靈感 但是卻因為沒時間然後我又目前都停留在POPO這個文學網創作這樣

這篇故事其實我構思了很久然後一直卡卡卡卡卡 最後我就把整篇刪掉了

是說現在這一篇是重新構思出來的喔 雖然跟原本的想法是差不多的啦

好吧是說雪夢寫到最後啊竟然差點想要哭了阿啊 不知道各位有沒有感受到虐點呢嘿嘿

下一篇的新增 在遙望無際的日子裡的某一天大家敬請期待吧

我絕對不會讓這個地方便的荒蕪的 這裡是我的家啊啾咪

是說我想要宣布一下我目前的近況倒數大概六十天的會考我要來啦 

 

 

是說宣傳一下我的POPO  <<點一下就可以進去囉

目前已在那完成了四個坑了 目前最新完成的坑是 再一次曾經 <<一樣點一下就可以進去了唷

以上謝謝大家看到這裡我愛大家啾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雪夢。 的頭像
雪夢。

漫遊字海—

雪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梨子桑
  • 嗚喔喔喔喔喔喔!!!!!
    雪夢夢我愛妳水果超愛妳的來啾一個(遭踹
    有虐到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qqqqqq
    感覺名字叫小什麼的好小明(#
    如果沒有小字只有玥的話也很好聽阿(。
    芭蕾舞這個素材水果覺得很棒喔wwww
    雪夢夢是去看了什麼芭蕾表演嗎?
    不然怎麼突然想寫這個,還只是真的剛好想到www

    嗚嗚想想明年水果也要會考了好可怕qqq
    \雪夢夢加油/
  • 哈囉哇梨子呀A___A
    雪夢也超愛梨子的啊啊來吧我們來啾一個哈哈XDD
    真的有虐到吧有虐到吧突然有種開心的成就感(喂
    因為我懶的取名(打) 然後第一個想法就是玥這個字
    所以就直接小玥了(好果斷##
    不不不XDD我沒有去看什麼芭蕾舞的表演哦
    這個題材真的只是寫到一半的時候突然想到的www
    我突然覺得那一瞬間靈感君真的幫助了我了哈哈

    會考真的是好恐怖啊現在是各種摧殘我的精神幕後黑手啊啊啊
    加油啊時間真的一眨眼就過了qwqqqq到了國三階段
    你就彷彿你剛新生訓練的時候就好像在昨天一樣子而已
    我會加油的梨子也要加油唷啾咪♥

    雪夢。 於 2015/04/04 13:26 回覆